一位行医30年的专科医师自述

吃了10年的西药,打了4年西药针剂

我本身是正统西医出身,行医至今将近30年,在医学中心经过完整训练,拥有3张专科医师证照、3个硕士学位。我如此介绍并非要自我宣传,而是想陈述我为何会走向自然医学之路。回想当年我40岁左右还在医学中心从事主治医师时,我得了自体免疫病又合并有关节炎、高血压、肾结石,我吃了10年的西药,打了4年西药针剂,日子不好过,当时不打针不吃药是无法下床工作的,所拥有的证书证照竟无法帮助我走出困境。

我有时会自问,这辈子难道要吃药打针直到进棺材为止?有时候即使吃药打针,关节照样发炎肿胀,还真的令我蛮沮丧,不知明日将如何。

几十年所从事的西医给了我病症的缓解,但也带给我身体器官的受损,吃药打针似乎是没完没了。我在无可奈克的情况下,选择尝试自然医学的方法,花了数十万向人学自然医学,刚开始也是半信半疑,跟我过去西医背景的想法做法差很大,常处在两边的冲突矛盾中,甚至有昔日的同事、同学、好友认为我不务正业在乱搞。我也吃了不少营养补充品,饮食也逐渐改变,好像有某些效果但是不稳定。

接触自然疗法,再不用吃药!

后来买了肝胆排毒的书,自己土法炼钢,做到第三个疗程后,我的关节居然不用打针也完全不痛了!之后不断调整饮食习惯和内容,至今5年了,一颗药也不用吃,更别说打针了,不仅如此,还可以重拾少时的兴趣,和年轻人三三斗牛打篮球。

体内环保咖啡灌肠俱乐部COFFEE ENEMA CLUB

我真感谢上帝赐我如此恩典,在我这把年纪还能享受打篮球的乐趣。正因为我开始不用药,我反而治愈了自己,自然疗法的神奇让我从此深深认定,自然疗法是条正路,不仅可以帮助自己,也可以帮助许多被慢性病缠身,找不到出路的病人。

我们被西医的理论骗了吗?

任何人踏入自然疗法的领域时,必定都会接触到被尊称为“自然疗法之父”的马克斯•葛森医师所创的葛森疗法,我也不例外,愈深入了解,愈让我重新思索,人生病的根本原因到底为何?这真是个大问题!但在十九世纪的法国,学术界就已针对此问题产生了激辩。

当时学术界有两派,一派有巴斯德所领导的,主张人所以生病,是由于外来细菌(Germ)侵入人体,是造成疾病的原因,形成今日西医致病原因的主要理论根据“细菌说”(Germ thory),此理论对急性疾病的解释很有说服力,尤其在二次大战后广泛运用的盘尼西林(penicillin),拯救了成千上万的人免于因细菌感染而致死的病,更奠定巴斯德germ theory的可信度及稳固基础;然而对于慢性病及今日人人闻之色变的癌症是否仍然适用?就成为很大的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