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灌肠法的历史

1946年,美国参议院下属的一个特别委员会对葛森癌症疗法进行听证,5名医生分别来信讲述了各自的经历,他们的患者在使用葛森灌肠排毒疗法后都得以痊愈,其中一名医生说:“90%以上的患者在咖啡灌肠法之后,病痛迅速的减轻。咖啡灌肠法的神奇功效直到现在也还在不断被证明着。”然而,咖啡灌肠却让一些人觉得诧异,引起了广泛争议,他们更愿意在星巴克里喝上几杯,享受咖啡的浓香,而不是倒着把它们灌到肠子里面去。甚至,《美国医学协会会刊》的编辑莫里斯博士曾反复开一个玩笑:“你想在咖啡灌肠剂中加入奶油还是糖?”

实际上,各种各样的灌肠法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物了,但咖啡灌肠法还是遭到了人们的质疑,备受争议和嘲讽。俗话说,来自正面和反面的声音总是一样多。对那些极具价值的发现,人们心存好奇,充满赞叹,但怀疑和嘲讽的声音往往也很多。咖啡灌肠法正是如此。

灌肠法的最早记载见于2000年前成书的《戒律》,它是著名的“死海古卷”的一部分。1947年,在距耶路撒冷大约15英里,位于死海岸边的昆兰,人们发现了大量的古代书卷,后称其为“死海古卷”。这些书卷包括除“以斯贴记”以外的《圣经》中所有的经卷,比已知的任何版本的《圣经》都要早1000年,现存于梵蒂冈图书馆和皇家哈布斯堡王朝图书馆。书中包括有关净食,素食的许多内容。和灌肠法!!!在远古的时候,人们已经开始用灌肠法给身体解毒了。不过,将咖啡作为灌肠剂以增加疗效,还是始于第一次世界大战。

一战期间,德国被协约国军队包围,国内物资匮乏。镇痛药,感冒药,麻醉剂和各种药物都变得奇缺,吗啡供应业十分紧张。就连人们日常饮用的咖啡也变得供不应求。德国军队也从前线遣返,伤兵满营,急需救治,但麻醉剂却少得可怜,万般无奈之下,医生只得在外科手术前用一丁点麻醉剂。问题是,麻醉作用消失之后,伤兵的痛苦该怎么缓解。面对药物匮乏,医生们也束手无策。手术结束后,医生尝试使用止痛水为患者灌肠。碰巧当时有人正在煮咖啡,空气重弥漫咖啡的香味。这是医生们仅有的可以饮用的奢侈品了。通常,夜以继日工作的他们鼻血依靠喝咖啡来解乏。有护士想到:既然咖啡能够帮助医生解乏去疲,说不定会对病人也有益处。于是,就把医生喝剩下的一点黑咖啡兑入给伤兵灌肠用的液体中,奇妙的是,他们的痛苦真的消失了。

这件事情得到了2位研究人员的注意。他们是德国哥根廷医学院的教授麦尔以及教授马丁休伯钠。这两位医学教授在1920年代进一步研究了将咖啡因从直肠给予大鼠时的效果。他们观察到加入咖啡因的灌肠液可以刺激实验的动物使其的胆管打开,这2位教授后来将他们的发现发表在德国的医学期刊之中。在得知麦尔教授和休伯钠教授这项研究之后,葛森博士结合2种药物,也就是咖啡因和柠檬酸钾,以滴剂的形式加入灌肠液中。不过他后来发现,使用煮沸过的咖啡制成的溶液,不但效果更好,而且对所有想要实行咖啡灌肠的人来说也更方便。因此,葛森博士将使用咖啡灌肠的排毒疗程纳入葛森疗法中,一致沿用到今天。

葛森自然疗法 咖啡灌肠好么 救命圣经葛森疗法
以煮沸过的中度研磨咖啡所制成的灌肠液,已经被证实为让肝脏复元的有益工具。以灌肠方式给予咖啡中所含的咖啡因,无疑能排除肝脏的毒素——是葛森疗法中的主要治疗方式,葛森博士写到:这项治疗应该严格遵行至少2年,无论是在诊所还是家中。。。。。。。肝脏是让身体重建摄食到排泄的代谢过程的主要器官。。

降低血清毒素

1985年,已故的癌症另类疗法专家哈罗德曼纳博士,在宾州普鲁士王市举办的癌症治疗学会年会上,讨论了咖啡灌肠的体内运作。他向听众宣布,这些生理学的运作是他向葛森博士学到的。葛森博士早在至少30年前就已经向同样的方式纤细讲解过这个主题。他将开发出这种治疗癌症的肝脏排毒技巧的贡献,完全归功于葛森博士。接下来几段文字,是改写自曼纳博士对于施行咖啡灌肠时身体洁净机制的说明。

当咖啡灌肠液停留在肠道中时(最佳时间是12到15分钟),身体所有的血液每3分钟都会通过肝脏一次。直肠血管会因暴露于咖啡因中而扩张,肝门静脉也会跟着扩张。在此同时,胆管 随着血流而扩张,胆汁流量增加,这些内部器官的平滑肌也会放松。血清及其中诸多成分等重要体液,在流经富含咖啡因的肝脏时可以接受排毒。这946毫升停留在肠道中的水分,能够刺激内脏的神经系统,促进其蠕动。通过肠子输入的水分可稀释胆汁,使胆汁流量变的跟大。身体内还会被一种生理学家称为GST的酵素催化剂进一步影响,而冲刷掉有毒的胆汁。

小肠的GST含量增加为700%(7倍),这是相当优秀的生理效果,因为这种酵素可以清除自由基。被清除的自由基会以胆盐的形式,从十二指肠离开肝脏和胆囊。胆盐会被肠子的蠕动带走,从小肠大肠一路来到直肠。

1990年,曾研究过葛森博士癌症疗法的奥地利医师彼得。雷奇曼报失及其同僚讨论到场内GST增加的益处。当时雷奇纳博士的报告指出:

GST会于胆红素及其葡萄糖醛酸结合,使他们能够从肝细胞中排除。

GST能够阻断并排除致癌物,这个动作需要活化氧化或还原反应。它催化的功能会产生保护效果,抵御许多化学致癌物。

GST可和几乎所有的高度亲电子物质(自由基)形成共价键,这是将他们排出体外的先决条件。潜在肝脏毒素中间产物(肝脏毒性新报抑制剂)也是这一类的自由基病变,故GST也可以清楚它。

上述发现公开发表之前,雷奇纳博士就已经在1984年认定,咖啡灌肠拥有非常特定的用途:降低血清毒素。他的医学报告指出:咖啡灌肠会对结肠产生非常明确的效果,这可以用内视镜观察得到。华顿伯和他的同事在1981年证明,咖啡中的棕榈酸可以促进GST和其它配体的活性,使其比一般值高出数倍。这一类的酵素的主要工作,就是负责为胆囊所释放的亲电子自由基进行结合反应。

从1970年代后期开始,生化学家华顿伯博士主持和监督的实验室,就发现2种棕榈酸的盐类,也就是cafestol palmitate 和 kahweol palmitate(两者皆存于咖啡中),是可能的GST强化因子。经过强化之后,这种酵素会成为主要的排毒系统,催化血流中各式电子接受着(亲电子基)与谷胱甘肽的硫氢基群结合。由于化学物质的最终活性致癌形态就是亲电子基,因此GST系统就成为清除任何现有癌细胞(致癌物排毒)的重要机制。

肝脏和小肠中的酵素系统负责转换并中和4种最常见的组织毒素(多胺类,氨,与毒素结合的氮,自由基),他们他们都能造成细胞和细胞膜的损伤,而咖啡灌肠可大幅提升这些肝脏和肠道防护性酵素系统的有益效果。在葛森博士过世后20年,高度科学性期刊《生理化学与物理》的编辑们重印了他的著作之一作为表扬。他们证实:咖啡灌肠能使胆管扩张,透过肝脏排掉有毒的肿瘤分解产物,并由结肠壁进行血液透析将毒性产物排出。

刺激胆汁流出

咖啡灌肠是自成一格的健康疗养。口服咖啡饮料的效果和直肠施予的咖啡完全无法相提并论。相反的,使用咖啡其实会迫使有毒的胆汁被再吸收。其它被分类为胆汁分泌促进剂(利胆剂)的药物虽然会增加肝脏分泌胆汁量,但是不会增进肝脏酵素系统的任何排毒功能。利胆剂完全无法确保胆汁能够从肠子中通过,到达直肠排出。生理学上的事实是,被身体再吸收的胆汁,通常可高达随着粪便排出肠道者的10倍。

咖啡灌肠强化酵素的能力在利胆剂中相当独特。由于它不许肝脏经由肠壁再吸收有毒胆汁,因此完全是一种透过肝脏及小肠中现有的酵素系统,排除血流中毒素的有效工具。由于临床实务让使用葛森疗法的临床医师们知道,病人完全能够忍受频繁至一整天内每4小时1次的咖啡灌肠,因此咖啡灌肠应该在医学文献中归类为唯一一种不会再吸收,有效又可重复使用的利胆剂。这样的分类方式,将可为需要快速吸收力且又不重复利用胆汁的疾病治疗发挥莫大利益。

每天咖啡灌肠好么 咖啡灌肠好不好 咖啡灌肠有好处吗
咖啡灌肠的好处:

葛森博士对咖啡灌肠的生理作用和效果作出了假设,并且观察到咖啡灌肠在临床上的助益。

将946毫升煮沸过的咖啡溶液注入结肠,可达成下列生理上的益处:

1, 稀释干门静脉血流,让胆汁也跟着被稀释。

2,茶碱和可可碱,也就是咖啡主要的营养保健成分,可让血管扩张,对抗肠道的发炎反应。

3,咖啡的棕榈酸能够强化GST,而这正是负责移除血清中许多毒性自由基的酵素。

4,灌肠液本身会刺激内脏神经系统,促进蠕动,以及将稀释的毒性胆汁从十二指肠输送到直肠。

5,由于具有刺激性的灌肠液会停留最多15分钟,而且体内所有血液大约每3分钟就会通过肝脏1次,因此咖啡灌肠代表着一种通过肠壁进行血液透析的形式。

6,减少血清毒素,以去除受损正常细胞(巨分子)的慢性障碍。

7,改善细胞的钾离子含量。

8,减少细胞的纳含量

9,藉由改善水结构而减少细胞肿胀。

10,增加细胞线粒体的数量和活性。

11,供应细胞产生能量和修复所需的微量营养素。